11月22日,在二環線唐家墩上橋處,江漢交通大隊的協警彭旭被一輛失控的轎車撞飛,左腿骨折。昨天,記者對全市2120位交通協警的生存狀態進行調查時發現,他們被一些車主反感,時不時受到辱罵,他們亟須尊重和理解。
  不少車主反感協警
  心理壓力最大的,是協助交警粘貼違停告知單的協警。
  協警王軍(化名)每天的任務,就是用攝像機取證,然後向違停車輛粘貼協警專用的黃色違停告知單。記者請求再三,他依然不願意以真名見報:“我知道,不少車主對我們有些反感。”
  王軍透露,如今不少車主說他們“貼了單子就跑”,雖然有些誇張,但也反映了貼單子協警的一種心態:“不想跟車主發生正面接觸,否則撞上了就是一頓罵。”
  “一些車主因為被處罰,就將氣撒在我們身上,我真希望他們能對我們多一份理解。”王軍說。
  制止逆行被辱罵
  24歲的袁野,是華南海鮮市場門口的一名交通協警。那裡的人流、車流十分密集,堵車是這裡的“家常便飯”。每天晚上回到家裡,袁野累得胳膊都抬不起來。
  “說心裡話,累點我根本就不在乎。最讓我們傷心和難過的是一些司機的不理解。有些司機不但不聽從協警指揮,甚至還辱罵、羞辱我們。”
  上個月,袁野正在崗上執勤,一輛電動自行車在機動車道上逆行,過往車輛紛紛避讓。袁野跑上前將電動自行車攔下,要求駕駛員駛離機動車道,不料對方卻破口大罵:“交警都沒管,你還敢管老子”。
  月薪一千多元堅持不受賄
  今年3月的一天,朱雲峰正在路口值勤。突然,一個拖著行李的男子在車流中橫穿。朱雲峰剛吹哨子,就聽見“砰”地一聲悶響,男子被一輛小轎車撞倒。他全身多處骨折,幸好沒有生命危險。
  這件事讓朱雲峰很感慨:“一名好協警可以從車輪下輓救人的生命。”此後,他不知疲倦地來回奔走、舉牌、吹哨……
  協警魏想發負責華南海鮮市場路口秩序維護和“三車”整治。上崗大半年來,魏想發在路口已經成了出名的嚴管協警,許多被他糾正、攔下過的“三車”違法駕駛員到了路口見他都乖乖守法。而他每月只賺1700多元錢,卻能在工作中拒絕接受數千元賄賂。記者梁爽 通訊員吳培勇 彭凌明  (原標題:交通協警最期盼理解尊重)
創作者介紹

歐風古典傢俱

lq46lqmy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